快捷搜索:

二程之辟佛

  存德

  内容提要:二程之辟佛是以儒家的道德意识和文化价值为主,对佛教从政治伦理、社会文化等方面予以批评,并未从理论的高度去辟佛,凡涉及佛教的核心思想,则往往都是误解,这可看出二程辟佛之粗浅;但其辟佛阐明一种立场,指明了一个方向,即儒佛之根本立场和价值观截然不同。观其辟佛处处言:自私奸黠、其归欺诈、立伪教而恐动世人,可以说二程之辟佛对佛教来说只是一纸空文,但站在儒家的立场而言,其对儒学之复兴则有其积极地意义。

  关键词:二程;辟佛;绝人类;闇天理

  程颢(1032—1085),字伯淳,世称明道先生;程颐(1035—1107),字正叔,世称伊川先生。二人为同胞兄弟,世称二程。二程是北宋时期洛学的创始人,是宋明理学的奠基者。宋时佛教的影响日益扩大,寺院林立,佛徒甚众,特别是士大夫的崇佛日益浓烈,“两宋诸儒,门庭路径,半出入于佛老”。[1]二程时,谈禅论道“天下已成风”,[2]世人之学“其终无有不入禅学者”。[3]二程也不例外,其与佛教亦有着甚深的渊源,“泛滥于诸家,出入于老、释者几十年”。[4]但面对佛教势力的扩充,二程便站在传统儒家的道德意识和文化价值的立场上对佛教予以激烈的批判。二程之理学思想虽有所差异,但辟佛的态度则是一致的,所以本文将二程合论。

  一、佛教的生死轮回——自私自利,恐动世人

  佛教认为诸法无常,刹那生灭,没有一永恒不变的主体,这种生灭无常的迁化谁也改变不了。二程则认为,万物有生便有死,这是天道化育万物之规律。生死本为本分事,不必大惊小怪,而佛教正是怕生死,才说生死是苦,生死有轮回等。

  佛学只是以生死恐动人,可怪二千年来,无一人觉此,是被他恐动也。圣贤以生死为本分事,无可惧,故不论死生。佛之学为怕死生,故只管说不休。下俗之人固多惧,易以利动。至如禅学者,虽自曰异此,然要之只是此个意见,皆利心也。[5]

  二程认为,佛教把生死看成是苦,并以此苦来恐动世人——特别是对那些下层民众,这只不过是出于私心而已。

  释氏地狱之类,皆是为下根人设此,怖令为善。[6]

  佛者一黠胡尔,佗本是个自私独善,枯槁山林,自适而已。[7]

  天地之间,有生便有死,有乐便有哀。释氏所在便须觅一个纤奸打讹处,言免死生、齐烦恼,卒归于自私。[8]

  至如言理性,亦只是为死生,其情本怖死爱生,是利也。[9]

  在二程看来,佛教断烦恼、证涅槃,是一种贪生怕死的自私自利的行为,不懂得儒家“生死自然”的道理。佛教说不但言有生必有死,更说生命于六道中轮回不已,这更是儒家所难以接受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