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旅游正文

【夜读】科斯塔与登贝莱:转会殉道者 我们为自

摘要: 科斯塔切尔西15佳球 强力爆发势不可挡 ... (文/于上)2017年的夏季或许是足球历史上最为疯狂的两个月:“社会我李哥”为积贫积弱的米兰买了整整一套首发;曼城在9天之内刷新2次最贵后卫转会费纪录;内马尔以2.22亿的解约金离开巴萨……然而在资本的狂欢中,还有一群人在做着艰苦的挣扎为了转会到心仪的球队,西班牙前锋迭戈-科斯塔、法国边锋O-登贝莱、巴西攻击手库蒂

科斯塔切尔西15佳球 强力爆发势不可挡 ... < >

(文/于上)2017年的夏季或许是足球历史上最为疯狂的两个月:“社会我李哥”为积贫积弱的米兰买了整整一套首发;曼城在9天之内刷新2次最贵后卫转会费纪录;内马尔以2.22亿的解约金离开巴萨……然而在资本的狂欢中,还有一群人在做着艰苦的挣扎——为了转会到心仪的球队,西班牙前锋迭戈-科斯塔、法国边锋O-登贝莱、巴西攻击手库蒂尼奥、克罗地亚前锋卡利尼奇等球员都无一例外的选择罢训、推迟归队甚至殴打队友等方式来对抗俱乐部。这是足坛转会历史上最好的两个月,但是也是足坛转会历史上最坏的两个月,在漫天飞舞的钞票中,“博斯曼法案”后建立的足坛转会秩序正摇摇欲坠。

这个夏天,转会市场的闹剧似乎有点多

【被“锁定”的人生】

有这样一份合同:它待遇优渥,圈粉无数,但是当你决定放弃它时,将会面临天文数字的赔偿,甚至还要为此失去你赖以为生的技能。这份合同的确很吸引人,但是也很不公平:当你签下这份合同之后,你就已经将你的整个人生交到了另一方手中。迭戈-科斯塔的遭遇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在16-17赛季结束之后他与切尔西的关系就已经破裂,但是他依旧需要对英超冠军俯首帖耳。尽管他不再有机会出场比赛,尽管他只能和青年队一起训练,但是他仍然需要按期归队并承受一切,否则罚款单就会纷至沓来。

尽管已经被放弃,但是科斯塔依然要听命于切尔西

笔者无意在此讨论切尔西与科斯塔谁更应该为这场闹剧负责,只是想描述一个现象:在当下的合同体系中,球员与俱乐部之间的地位严重不平等。切尔西驱逐科斯塔只需要一条短信,但是科斯塔想要离开切尔西的话,就只能等待老东家马竞送上6500万英镑,这个价格几乎是当年切尔西引进他时花费的2倍。蓝军不仅仅为科斯塔的离开设置了苛刻的条件,还限定了离开的方向,相对于让球员回到一支欧冠劲旅,切尔西更愿意将球员卖给中超球队。在足球世界之外的领域,大概不会有人接受这样的现实:你几乎无法放弃你的工作,一旦你决定离开,你也必须为你的前雇主所指定的新雇主效力。

科斯塔并不能决定自己的去向

【决绝的反抗,无力的抗争】

科斯塔、库蒂尼奥、卡利尼奇、O-登贝莱、范迪克、孔多比亚、安德烈-孔蒂、贝尔纳代斯基、巴尔德-凯塔……在这个疯狂的夏天,这些球星基本都选择了以罢训或者类似的方式来对抗球队,以求转会到自己心仪的俱乐部。我们甚至可以排出一个由这些“背叛者”构成的11人阵容。违反规则的行为无疑是要被谴责的,但是假如一套规则始终被人以不惜一切代价的方式挑战的话,那很可能这套规则自身也出了问题。以O-登贝莱的一系列闹剧为例,球员是转会活动的载体,也是受到转会活动影响最大的一方。但是法国小将几乎没有任何办法来推动谈判的进行,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

除了与球队对抗,球员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发出声音

更为严重的是,球员的未来正在成为俱乐部的欲望的祭品。多特蒙德想要从登贝莱身上收到1.45亿欧元,这接近1年前引进他时的10倍、在《转会市场》网站上身价的5倍。俱乐部有权按照自己的想法为球员标价,但是从经济的角度看,登贝莱1.45亿的转会费显然不合理,多特蒙德显然是想要借此复制在内马尔转会中赚的盆满钵溢的巴萨。可是在这场转会中,最重要的元素:球员的声音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法国人根本没有筹码去说服俱乐部将那个可怕的价格稍微下调,以帮助自己实现儿时的梦想。登贝莱对着队友挥拳相向的一幕无疑是丑陋的,但是他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登贝莱的未来成为了多特的筹码

【22年过去了……】

在《罗马条约》中,规定了公民有选择居住地与择业的自由,22年前,让-马克-博斯曼就是根据这纸条约将列日队告上了欧洲法庭,并且促成了《博斯曼法案》的诞生。但是22年过去了,球员的境遇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登贝莱最终转投诺坎普实际上和他本人的愿望没有什么关系,仅仅因为巴萨满足了多特的要价;科斯塔也依旧只能在对于孔蒂的痛骂中虚度自己本来就屈指可数的职业生涯。在几年前,拉米还可以通过自掏腰包的方式消除瓦伦西亚与AC米兰之间的隔阂,但是在转会市场物价飞涨的背景下,让科斯塔一己之力添上蓝军与马竞之间的鸿沟是天方夜谭。

“自掏腰包”式转会如今已经不可能

在过去的22年间,足球世界规则的制定者们的确在尝试保护球员,但是这些保护手段明显过于单薄与简单。“韦伯斯特条款”是球员的武器之一,球员可以向俱乐部赔偿等价于剩余合同年限工资的金钱来买断自己的合同。但是一名球员想要动用韦伯斯特条款的话,必须要在赛季的最后一场正式比赛前15天发布离队声明,球员的合同还要度过了3年(28岁以上球员为2年)的保护期。但是这样苛刻的触发条件很容易被规避——发给科斯塔的那条致命短信在赛季结束之后才姗姗来迟。孔蒂究竟是在赛季结束之后才做出决定,还是压根不想看到西班牙人利用韦伯斯特条款离开,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今夏的几位焦点人物无一适用韦伯斯特条款

【暗战升级,不信任在蔓延】

距离博斯曼一纸诉状将列日队告上法庭已经过了22年,但是在这22年中,球员的境遇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球员们的确可以在合同结束之后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但前提是,他们能够在各方压力之下坚持到合同结束。尽管德赫亚是曼联最重要的球员之一,但是当德赫亚产生不与曼联续约的想法之后,他立刻就被范加尔放上了看台。将球员的个人物品拿出更衣室、下放到预备队、队友的冷眼与嘲笑……有太多的方式能够让这些20多岁的年轻人在撑到合同结束之前崩溃,忘掉博斯曼法案这回事,转而在镜头前痛哭流涕的忏悔,并感谢俱乐部为他提供了一份新的卖身契。

德赫亚被范加尔放上看台

当我们意识到球员在当今的足球世界中处于不利地位之后,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多纳鲁马会选择相信拉伊奥拉,而不是给予他机会、地位与荣耀的AC米兰;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巴萨给予了内马尔其他人可能穷其一生都难以企及的荣誉之后,巴西队长依旧对自己的经纪人父亲言听计从——职业球员的生涯非常短暂,他们在此期间需要一个老谋深算的保护者,来帮助自己不被俱乐部所“绑架”。如托蒂、萨内蒂这种在一家球队终老的童话故事正在离我们越来越远,取而代之的则是球员与俱乐部之间的不信任。

球员希望经纪人们能够帮助自己改变弱势地位

【告别互相伤害,走进“后博斯曼时代”】

暴走的球员与强硬的俱乐部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不能解决,但是漫长而丑陋的争执绝对没有赢家。科斯塔只能在巴西老家继续蹉跎人生,而切尔西则要供养一个无法为球队做出贡献,对球队也失去了尊重的球员。核心球员与俱乐部断绝来往对于球队的士气无疑是一大打击,俱乐部在谈判桌上将球员理想当做筹码的行为也无疑会让球员对于自己忠诚的意义产生怀疑。从AC米兰在对待佩林时的出尔反尔就可以看出,一名与俱乐部“开战”的球员无疑会破坏俱乐部的建队规划。科斯塔的诅咒与登贝莱的冷漠清楚的表明,“博斯曼体系”的根基已经开始出现了松动的迹象。

切尔西与科斯塔很可能在夏天之后双输

科斯塔的律师团队表示“将会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来离开切尔西,内马尔如今也开始与巴塞罗那俱乐部展开了全新的一轮嘴仗。或许在未来,会出现“球员交易所”这样的机构,当一名球员想要离开球队但是受到阻拦时,“球员交易所”会介入双方俱乐部的谈判,确定一个较为公允的价格,最大限度的照顾双方的合理利益。预言“博斯曼体系”的崩溃还为时尚早,但是今年夏天的几大暴风眼都有可能成为新一轮足球转会规则洗牌的爆点。就像人类历史上其他的伟大变革一样,针对陈旧转会制度的战争已经打响,即便很多人会为此失去很多,但是我们如今需要一个新的游戏规则。

责任编辑:admin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